2017年2月24日 星期五

5兄弟26个子女 个个出类拔萃 多人却死于非命 经历曝光

作者:吴琳达

<
>

《一名共产党高官及其家族的命运悲剧》

提起这支笔,写下这一段一直不想开启的回忆,有如千斤之重⋯⋯因为那一段经历太黑暗、太悲伤、那种痛苦与悲愤,不堪回首!自己甚至希望能够一直深深埋藏在心底,再不去想起它。直到有一天,一张照片打开了我尘封已久的记忆……

一张历史照片


这几年,国内人们的思想变化非常大,网络上各种社交媒体兴盛,人们对以前过往经历的反思与评论,不可抑制地在网上爆发——虽然其实国内的言论自由环境仍然非常严厉。有一天,一组题为〝珍贵的历史记录〞的照片引起了我的注意,这是一组反映〝文革〞时期的照片,那是我们这一代人不堪回首的年代,这些照片让我又一次地感受到那个绝望而痛苦的十年!我随手把它转发到了我的朋友圈里。不久,就收到了我堂姐的资讯:〝第三张照片上,有我爸。〞我的心一下子抽紧了,打开、放大、细细地看着这张照片:这是一张在文革初期,1966年的批斗场面。台上站着当时北京市委与市政府的所有领导人,也就是被称为〝反革命修正主义集团〞、〝走资本主义道路当权派〞的所有官员。这些人,人人低着头,背后都有怒目圆睁、押解他们的穿着绿色军装的红卫兵。台前方竖立着所有这些人的名字牌子,被冠以各种罪名予以〝打倒〞。

我伯父的名牌,紧挨着当时被毛泽东首当其冲作为批判靶子打的吴晗。他高大的身躯站在穿着黑衣服、身材矮小的吴晗旁边,低头〝认罪〞,接受红卫兵愤怒的〝打倒〞喊声与批判声。我难以想像他与他的那些同僚们站在台上当时的感受与心情,但是哪怕在50年以后的今天,我看到那个场景,心中仍然感到天塌了般的恐怖与不寒而栗。


1966年文革初期召开的批斗大会上,人人低着头,背后都有怒目圆睁、押解他们的穿着绿色军装的红卫兵。台前方竖立着所有这些人的名字牌子,被冠以各种罪名予以〝打倒〞。(吴琳达提供/大纪元)

十年文革浩劫


1966年由毛泽东发动的〝文化大革命〞,其实是一场中共内部权力斗争的丑恶闹剧。这场斗争源起于50年代末至60年代初,在毛泽东的狂妄、无知、好大喜功,违反经济规律瞎指挥下,发动了狂热的全国〝大跃进〞,最后导致中国在风调雨顺的气候下,却发生了饿死四千万人的大饥荒,中国大地民不聊生,饿殍遍野。由于后果太严重,事后毛在内部压力下--尤其是刘少奇对大饥荒〝三分天灾,七分人祸〞的表态下--非常不情愿地做了蜻蜓点水般的〝检讨〞,这就是1962年召开的、被称为〝扩大的中央工作会议〞,又叫〝七千人会议〞。此后,毛被以刘少奇为首的同僚们客气地请下了台,不得不退居二线〝养老〞,失去了对中央日常工作掌控的实际权力。不甘从权力顶峰落到被冷落一边下场的毛泽东,几年后利用他在人民心目中〝神〞一般的威望,在上海公然发动了对刘少奇的反扑——这场史无前例的〝文化大革命〞。他首先从不听从他指挥、跟着时任国家主席刘少奇走的彭真及其领导下的北京市委开刀。在上海由文痞姚文元发表批判历史学家、党外人士、北京副市长吴晗〝海瑞罢官〞的剧本开始,把一出历史剧上纲成〝为彭德怀鸣冤叫屈〞。自此,从文艺界入手,全面铺开了向刘少奇夺权的你死我活的残酷斗争。这场争权夺利的惨烈斗争,绑架了全国几亿人,付出了惨痛的10年代价,无数社会精英甚至普通老百姓,都逃脱不了这一浩劫,数千万人死于非命。

伯父一家的灭顶之灾


我的伯父吴子牧,曾任北京市委常委、大学部部长,分管高等教育。其实1966年文革开始前,他已经调离北京市,就职外交部,准备外派任某国大使。但文革一开始,他仍然没能逃脱挨批斗的厄运。他被揪回北京市,作为全国大黑帮之一,成为文革首批被斗的对象,被拉到北京各大院校批斗。更有甚者,由于他是中共建政后的第一任北京矿冶学院院长,被揪回矿院批斗。就在那次批斗中,红了眼的红卫兵动嘴喊口号已经不过瘾了,在批斗大会的台上,对着伯父拳打脚踢,他的肋骨被当场踢断。这是北京首次开始武斗。多年后,曾经在文革时期中担任过北京市第一把手的吴德回忆道:多亏当时一位大学工作委员会的同事赶到,他扑在伯父身上说:〝我是市委大学委员会派来的,不能打了,再打就打死我吧!〞这样才把伯父保护下来。而时任煤炭工业部部长的张霖之就是在1967年1月在矿院被毒打身亡的,这是文革中死于直接暴力的第一位中央政府部长,成为文革历史的标志性事件之一。

我的伯母江枫,也在文艺系统工作,任北京戏曲专科学校副校长,她的一位同事在回忆录里写道:

〝我们学校最早死于‘文革’迫害的,是江枫。江枫是延安来的老干部,那时候担任北京戏曲专科学校副校长。‘文革’开始了,江枫在我们学校挨斗挨得非常厉害,校长的尊严一点儿都没了,屈辱得很。她丈夫吴子牧比她还惨,被揪到各个大学,轮着批斗,根本不拿他当人对待。〞

〝吴子牧被人从家里揪走前,嘱咐江枫说,不管发生什么情况,咱们都要挺住。但是江枫没挺住。〞

〝骄阳烈日底下,一群小学生、小孩子,命令江枫跪在地上,围起来斗争她,侮辱她。那天是1966年8月17日。晚上,江枫回到家里,把自己拴在卫生间里的水管子上,上吊自杀了。她应该还不到五十岁。第二天,毛泽东第一次接见了红卫兵。〞

随后,伯父与中央各部委的一批〝反革命、黑帮、走资派〞被下放到江西〝五七干校〞劳动,据说那里是血吸虫病最猖獗的地方。1970年的一天,我的伯父在挑着担子劳动时,昏倒在地上。被拉到医院检查,发现已经是肺癌晚期。送回北京不到一个月的时间,就去世了。这是北京市除了吴晗一家,第二家夫妇双双被迫害致死的例子。

我伯父的忌日,就在10月1日国殇日。每到这一天,我堂哥、堂姐挥之不去的哀伤,是那么的沉重。记得前年国殇日的那一天,我堂姐写道:

〝爸爸住院时,我们已经没有户口名簿,无法去领任何票证。肉、蛋、奶在那年代都是凭票限量供应,牛羊肉只供几个少数民族(有名录),奶只供婴儿(有出生证并上户口)。我不敢去向别人讨换,那样做他会骂我的。〞

〝爸爸病危时,我陪着病房。那时买蛋凭票限量,只能在茶炉前眼睁睁看着其他家属给亲人冲水波蛋。买鸡炖汤更是难上难,城里只是朝内市场有卖活鸡的,排队发号(一天十几只还是几十只已记不清),还不是天天有⋯⋯想去未及终成憾事。那年我十九岁⋯⋯〞

她还写了一篇短文《从此不过中秋节》:〝记得大姑妈和母亲的生日就差一天,按农历算,正好中间隔着的是八月十五中秋节。因此,在我的儿时记忆里,中秋节时,家里总是热热闹闹的。〞

〝西历1966年8月,大姑妈和母亲相继离开我们而去。之后两三年里,每逢中秋节,好像居民可以凭票定量买廉价月饼,除此还有不需要票证也不限量购买的高价月饼。〞

〝一天,中秋前后,父亲从被关押的地方回来了。我特别高兴,跑到我熟悉的商店,买了一块父亲以前很爱吃的广式月饼,美美地捧着回家。〞

〝我打开包月饼的高粱纸给父亲看,他不仅碰也没碰,反而老泪落下,缓缓地说,‘看到月饼,就想到你妈妈,还有你姑妈。’〞

〝我家,父亲在世时,从此不再过中秋。那年,我15岁。〞

这里提及的〝大姑妈〞,就是我父亲的大姐,她比我父亲大20几岁,对我父亲来说,是亦母亦姐的感情。我的姑父是一家银行的高级会计师,在文革中也未能幸免被批斗。在一次红卫兵上门批斗时,年事已高的姑父受不了屈辱,把自己挂在绳子上,想一了百了,幸亏被人发现,救了下来。但与此同时,已经病卧在床、性格刚烈的姑妈,在无人顾及的情况下,悄悄地吞下了过量的安眠药,撒手人寰!

当伯父、伯母在遭受非人批斗迫害时,他们的儿子,我的堂哥,当时是北京大学西语系学生。因为其父在北京高校的影响,因为他本人曾经作为北大〝四清〞运动的样版班团支书,在〝文革〞一开始,就被聂元梓打成了反动学生,关进了牛棚,直到1970年所有高校学生开始分配工作了,他才被放出来。和他同班的女朋友,几年间一直面对着组织、父母、各方要求她与我堂哥这个〝全国大黑帮狗崽子、反动学生〞断绝关系的巨大压力,但是多少次反反覆覆,她还是舍不下这份感情,最后,只好选择与父母断绝关系。在一次伯父被放回家的那天,他们买了一包糖,在父亲的身边,简单地成了婚。那晚,伯父睡在家里唯一的床上,这对新人在地上打地铺,度过了他们的洞房花烛夜。比我仅仅大了不到一个月的堂姐,时年才15岁,那几年里,大部分时间是一个人住在所有家具都被贴上封条的空荡荡的屋子里,靠每月发的10几元生活费煎熬度日。

远在南方的我家,经历着同样的遭遇


伯父、伯母双双去世后,我的堂哥、堂姐唯一可以投靠的长辈,只剩下在浙江杭州工作的我父亲了。可是那时我父亲也是自身难保,是关押在牛棚里、毫无尊严和自由的〝反革命分子〞。父亲的厄运比他哥哥来得还要早。1956年,就在中共发动大规模迫害知识分子的〝反右斗争〞前夕,父亲当年36岁,因为不懂得党内斗争的残酷性,才华出众、年少气盛的他不够听话服从上级,被时任中央书记处总书记的邓小平定为〝党内的中右分子〞,撤职罢官,从副省长候选人的位子上被拉下来,到农村去长期参加〝四清〞运动,没有被划为〝右派〞已经是万幸了!直到晚年,他在农村因挑担子在后背颈处挑出的一块大肉垫还清晰可见。

文革时,他是理所当然的被打倒对象,挂牌、游街,都有他的份。1969年,当时是中学生的我们已经停课3年多,被一锅端地下放到农村去,我和姐姐从江南的杭州被下放到八千里之外的黑龙江去当农民。直到我们北上的火车开动时,父亲都没有获得片刻自由,来送一下他的女儿们。当伯父去世时,作为唯一的亲人,他却没有资格去北京为兄长料理后事,最后还是各方托人求情,才得到浙江省革委会(文革时省委权力机构的名称)的额外〝恩准〞,终于得以进京为兄长送行。在这样的处境下,两个失去了父母,无所依靠的子侄来投靠他,可想能有什么样的结果了!

当时,自愿提出到浙江来工作的堂哥与堂嫂,作为大学生毕业分配,被分配到浙闽交界的大山区里当中学老师,我曾经和堂姐一起去探望过他们,我们坐着长途巴士在那蜿蜒曲折的山路上,颠颠簸簸一直坐到了公路的尽头无路可开了,还需要再走15里山路,才能到达堂哥堂嫂任教的农村。而我们所带的行李等,就得靠当地农民们挑着担子运进去。所幸的是,在那灭绝人性,人人自危的年代,山里人的淳朴与善良,使他们在那里度过了一段平静安宁的岁月,他们与那里乡亲们的友情,一直延续到今天。

堂姐与北京一大批父母被打倒的高干子女一起下放到山西农村当农民。在那里劳动一年,连饭都吃不饱。伯父去世后,她没有了任何经济来源。父亲只好把她和在黑龙江当农民的我,一同托付给还能念及友情,在部队工作的战友,在唐山郊外的部队化工厂里当工人。

在我们姐妹两去北大荒当农民以后,作为独子的哥哥,在大学分配工作时,还是被分配到遥远的四川。当时还算有人身自由的母亲,已被下放到〝五七干校〞劳动。每到周末,回到空荡荡的家里,只能对着3个孩子的照片一个一个轮流呆呆地看着。这些年里,母亲家的亲人也是被整、被关、甚至送命。她自己因为丈夫的牵连,被无端降职、挨整,受到种种不公的对待和迫害。(因为这又是另一个家族的悲剧,我这里不展开细节。)这一切对母亲的打击与精神刺激太大了!郁郁寡欢的母亲后来得了癌症,去世时仅56岁。


吴子牧。(网络图片)

十姑之死


文革时,我家被迫害致死的还有我父亲的堂妹,我的十姑吴璞。我们的家族是一个大家庭。爷爷五兄弟犹如一家人般。他们的子女按年龄顺序排,堂兄弟共有15人,伯父排行第六——所以我们都叫他〝六伯伯〞,父亲行十 ——所以伯父称他〝十弟〞;堂姐妹共11人,除了出生在台湾的十一姑——小姑外,在大陆最年轻的姑姑就是十姑吴璞了。文革中,在北京外语学院英语系任教并担任党总支书记的吴璞,被打成了〝走资本主义道路的当权派〞。因为她为人纯正,刚直不阿,也是宁可站着死不肯跪着生的。她不受非人对待之屈辱,身绑石块坠入护城河,以守尊严。

这里摘录几段她的同学、同事章含之的回忆:

〝我想起我们的同学、同事吴璞。她死得好惨!算起来那是1967年的冬天,……就在吴璞被解除隔离的当天,她进城回家看了她年迈的父母和幼小的孩子后回学校时,她没有进学校的大门,而是去了学校后面的运河。那是初冬的时节。吴璞毅然决然地跳进了冰冷冰冷的运河里!〞

〝当时楼内贴满了新的大字报,指责吴璞‘自绝于人民,自绝于党’。我在大字报前惊呆了,直直地愣在那里,不敢相信吴璞真是自尽身亡了。我们同窗四载,同一个教室,同一个宿舍。后来又共事十年!为什么她竟会绝望到如此地步而轻生呢?我的心为吴璞哭泣,但在人们面前却不仅不能露出悲伤,还要在接踵而来的会议上被逼表态‘谴责’吴璞‘自绝于人民’。那是一个多么颠倒黑白,人性泯灭的年代?!〞

〝第二天,学校的军宣队、工宣队组织了一帮人,押着吴璞的丈夫——他也是我们的同班同学——竟然在运河岸边对着吴璞的遗体还开了一个对她的最后的批斗会。寒风凛冽,可怜的吴璞躺在一张破席上,裹在一身冻成冰的棉衣里,还要经受这一场她已不能作任何反应的屈辱。而对于她的丈夫,这更是难以用言语形容的刻骨的悲愤,但却还要对着自己挚爱的亲人,喊着那违背自己良知的口号!批斗之后,他们用一辆卡车把吴璞拉去火化了,连骨灰都没有保留!〞

以上提到的仅仅是文革中我家被迫害致死的几位亲人。其实在中共建政后的几十年里所发动的从无休止的历次运动中,除了〝6‧4〞因为我家没有相应年龄的人以外,其它的哪一次运动,我家都有人在共产党残酷的斗争中挨整、受迫害,甚至丢命。

为报效祖国,投入抗日救亡,却误投魔鬼之手


伯父年轻时曾经留学法国。那时正是1937年,国内发生了卢沟桥事变,揭开了中国全面抗日序幕。伯父与其他同学,一群热血青年积极投身抗日救亡运动,他们积极参加当地华侨爱国组织,宣传国内救亡活动,为援助抗战前线将士不遗余力,甚至毅然决然地决定放弃学业,放弃他们安逸优越的生活与前途,回国参加抗日救亡战争。正在那个关键时刻,他们见到了正在欧洲考察的杨虎城。这批年轻学子们与杨虎城同舟回国,参加抗日战争。

不知这是否命运的作弄,还是那一代人的劫数,在与杨虎城的认识、交往和影响下,伯父接受了共产党的思想。那时国内充斥着一种对蒋介石的〝先攘内,再安外〞,先解决共产党心腹之患,再全力以赴抗日政策的不理解与不满,认为蒋介石抗战不力,以为中共才真正抗日。对于面临亡国危机急切想保家卫国的国人来讲,特别是对年轻单纯的热血青年,共产党的那一套理想主义宣传很有迷惑性。甚至就职于国民政府司级文官的我的爷爷,也没有识破共产党的伪善面目,反而支持他的两个儿子参加共产党,认为这才是真正抗战。就在这样的形势下,伯父回到家中,带出了当时年仅16岁的父亲,一起奔赴延安,投奔共产党。不知道在后来的岁月中,爷爷是否对共产党的面目有了清醒认识。至少在1949年,共产党窃取中国政权时,我的爷爷没有因为他有两个在共产党里当高官的儿子存有幻想,留在大陆,而是明智地跟着蒋介石去了台湾。如果他选择留在大陆,后果不堪设想!因为他的弟弟、我的五爷爷一家遭遇也很惨。这里不再展开讲。

我的父辈所遭遇的经历,其实代表着那个时代一大批优秀青年的遭遇。一大批忧国忧民,满腔热血,充满理想主义的青年,带着对国家与社稷的使命感,投入到抗战救亡运动中,投入到改变国家百年积弱的命运中。但是他们错误地选择了共产党,被共产党的谎言迷惑,最后连自己一生以至生命都遭受了非人的摧残。这样的悲剧不仅仅发生在文革时期,而是从1949年,中共在大陆夺取政权那一天,甚至更早之前就开始了!在随后中共统治的60多年里,中国的一大批知识精英,以及社会各阶层中最优秀的人才,都遭受到了残酷的迫害与摧残。这场巨祸甚至遍布社会各阶层,波及全民。这不能不说是我们这个民族、这个国家现代历史上的最大不幸!


吴子牧一家,共有26个堂兄弟姊妹,很多在中国社会担任重要职位,却在文革中惨遭中共屠戮,经历凄惨。(网络图片)

文革过后,中共暴力整人运动仍不断


记得在十年浩劫的〝文革〞结束以后,全国人民都有发自内心的共同愿望:我们一定要从十年惨痛的代价中吸取教训,这样的事情再也不能发生了!!著名的作家巴金先生甚至在他晚年时,慎重地向中共政府提出了建立文革历史纪念馆的建议,希望通过历史的教训,为今后创建一个更人性与民主的国家,起到警示作用。大家都希望,这种人整人,人斗人的暴力运动,再也不要发生了!人们希望有一个平静的、和平与宽松的生活环境,人们可以全力以赴进行生产建设。

但是,曾几何时,历史的悲剧仍然继续在中国大地上反覆上演。由中共政权组织与发动的、大大小小不同名目的、倾全国力量去批判与打击社会某一部分人的残酷运动从来没有停止过,只是打击的对象在不停地变换着。运动的规模与打击的面也越来越大,越来越残酷。直到发生了1989年的〝6‧4〞,与1999年的迫害法轮功。所伤害与摧残的人数之众,触目惊心!

心中长期不解的两大问题 《九评》给出了答案


在中共统治中华大地的60多年各次暴力运动中,我无论作为亲历者还是旁观者,面对着中国这么严酷的现实,我本能地感觉到,这个社会体制有什么严重不对劲的地方,但我又无法看清问题的癥结到底何在。到了最后,我心中两个大大的问号长久得不到答案:1. 为什么中共几十年来一个运动接一个运动,给国家和人民带来了巨大的伤害,但是仍然永远没有消停的时候?2. 中共在历次运动中,打击迫害它的敌人,还可以理解,但是为什么它对自己人也打击、迫害得那么狠,那么残酷?应该说在它统治下,没有人不伤痕累累!

2017年2月19日 星期日

零八宪章: 张坚:中国痴梦:想当世界领袖


习近平刚刚在达沃斯论坛上吞吞吐吐的表露出要做国际贸易市场上市场秩序的维护者,没过几天,中国外交部国际经济司司长张军公开说“若中国被要求扮演领袖角色,那么中国会承担其责任”,清楚的表达了中国、习近平想当世界领袖的欲望。
 
没市场共识怎能当市场领袖?
 
上世纪中国毛泽东曾经几次想当世界领袖。斯大林死后毛泽东想当国际共产主义领袖,因为当时中国国力远不及苏联,毛泽东没有当成,为此毛泽东还在国内发动大跃进以图赶超苏联,结果饿殍遍野。之后,毛泽东还想当过世界革命领袖,第三世界领袖,都没当成,抱憾终身。
 
这一次,毛泽东红卫兵思想已经渗透骨髓的习近平觉得有机会当世界领袖,源出於美国新总统特朗普上台伊始,便签发行政令退出TPP,其贸易保护主义倾向溢於言表,其阵营中甚至有“美国退出联合国”的声音。鉴於世界第一大经济体──美国有不当世界领袖之意了,作为世界第二大经济中国想当世界领袖的想法油然而生,这对於极力提倡做中国梦的习近平来说似是理所当然的。
 
问题是这个梦做得成吗?
 
当今世界已经有一个民主自由公正和平的共识,世界绝大多数国家都承认这个共识,主要国家都已实行了这个共识的标准,没有实行的也在努力实行,可是中国政府根本不承认有这么个普世共识.
 
人家讲言论自由,中国讲删帖封号;人家讲司法独立,中国讲向司法独立亮剑;人家讲保护人权,中国讲干涉内政;人家讲开放互联网,中国用防火墙实行局域网.中国政府什么都得管。可是,民众吃什么,住哪里,生病了,小孩能不能随父母读书等等政府应该管的事情,中国政府全不管。
 
中国GDP总量的确是全球第二,但是人均GDP只排名第六十九位,全球税负排名第二,城乡贫富收入差距全球排名第一,卫生医疗公平全球倒数第四,官员清廉指数全球第一百七十八名,官员行政成本排名第一,全球收费公路有十四万公里,中国就佔了十万公里。
 
外资新政,外商仍无信心
 
或许在中共眼里,这些都是社会、政治方面的共识,中国现在想做的世界领袖是经济领域的,是想以经济来影响世界社会政治格局。
 
习近平在达沃斯表达了拥护和维护国际市场的市场经济、自由经济的意思。他在一贯主张自由贸易而现在却有保护主义倾向的西方资本主义世界面前,以自由贸易维护者自居准备充当世界领袖。
 
谁都知道,即使在经济领域,在中国加入WTO之后,中国对外开放仍然是不能令人满意的。大概为了呼应习近平的中国拥护经济全球化并有意充当国际自由贸易维护者的形象,中国国务院正式发佈“吸引外资二十条”。外资新政进一步放开制造业,取消轨道交通设备制造、摩托车制造、燃料乙醇生产、油脂加工等领域外资准入限制;允许外资更多的进入中国的银行类,金融机构,证券机构,包括证券基金、期货公司、保险及保险的代理机构等等;支持在华的外资企业,进入中国的股票市场,资本市场,包括主板市场,新三板市场等等;放宽限制,构建一个公平竞争的内外一致的营商环境。
 
所谓外资新政的二十条,其实中国是早就应该实行了。在中国加入WTO时就承诺,中国进入开放的世界市场,中国市场同样应该向世界开放。可是中国即使过了加入WTO时人家允许给予中国十五年的过渡期,中国仍然没有过渡完,在许多重要的领域依然没有对外资开放。
 
具体来看,构建公平竞争内外一致的营商环境,不仅是中国加入WTO的第一天就应该这样做的,而且是中国建设完善自己的市场机制所必须的。过去十五年不能做到,谁能保证今后就能做到呢?
 
外资新政开放一些制造业,既是应对美国特朗普重振美国制造业吸引制造企业回美国的措施,也是提升中国制造业档次的需要。然而,在当前的国际市场环境下,这能有多大作用?
 
至於放开对外资在金融领域的限制,目前还未见到实施细则,不知能够吸引多少资本进入中国。就资本大量流出中国境内还要维持相当一段时期的大趋势看,其作用可能相当有限,它可能只会吸引到一些短期的投机资本。
 
从实际效果看,中国外资新政发佈之后,外商依然乐观不起来。据中国美国商会年度调查报告称,八成企业感到,外商在中国不那么受欢迎了,只有一半左右的企业还将中国列入三大投资目的地。尽管习近平在达沃斯的演讲中称,中国的大门对世界始终是打开的,美国商会超过六成的成员对於未来三年中国市场的开放度“持很少或没有信心”。
 
正在失去改革开放的信誉
 
窃以为,外资对中国没有信心,可能更多的不是在中国许多重要领域的迟迟不予开放,譬如金融、通讯、能源等都被中国国企霸佔,而是对中国持续了三十多年的改革开放事业逐渐失去信心。
 
三十多年来中国的确不遗余力的招商引资,引进更多的境外资金和境外先进技术,可是这几年来,中国自以为国内资金富裕,新的技术和新的商业模式都已引进、模仿、抄袭成功,而中国经济持续不景气,人民币汇率操控则越发困难,钜额外汇储备流出,於是二十多年来一直致力推进人民币国际化突然停摆,出现逆向倒转。
 
先是严格管制外资企业的资金流出,要求外国投资者每月汇出资金总额不得超过上年底境内总资产的百分之二十。在外资企业刚开张之初执行这个规定没有问题,在外企正常运营时执行这个规定也没问题,可是在当前大批外企撤离期间,这个规定不就是给外资撤离制造困难吗?
 
中国持续严格管制资金流出,今年元旦刚过,外汇管理局发佈了个人购汇六大禁令。今年春节前最后一个工作日一月二十六日(小年夜),外汇管理局还发出扩大外汇流入防止外汇流出的新规。
 
种种改革开放的倒行逆施,虽然在中国经济这么一个庞大的体量当中,吸收外资总数还是不小,但是在中国千辛万苦总算使人民币成为IMF的SDR(特别提款权)并且规定佔比百分之十点九二,据美元、欧元之后而高於日元、英镑以后,就在今年一月二十六日,环球同业银行金融电讯协会SWIFT表示,与二○一五年相比,人民币国际支付额下滑了百分之二十九点五,在二○一六年各币种国际使用量排行榜上,人民币仅排在第六位。显然,中国的资本管制削弱了人民币的吸引力。
 
当今世界经济全球化正在退潮,其原因错综複杂,但是中国在全球化进程当中一面对外利用开放一面对内保护垄断,扰乱了市场规则和自由贸易的正常秩序,这肯定是本轮经济全球化退潮的一个重要原因。
 
这样一个搅局者,想当国际自由贸易秩序的维护者和领导者,不啻是对自由经济的讽刺,更像是癡人做梦!

文章来源:动向零八宪章: 张坚:中国痴梦:想当世界领袖

2017年1月27日 星期五

專家評「兩高」打壓新規:中共最符邪教定義

預報霧霾也是錯?京津冀多名律師聯合起訴政府治霾不力

aniluoly (中國觀察中國觀察) - 3 小時前
自去年12月中旬以來,多個城市PM2.5指數接連“爆表”,直到中國新年前夕,華北地區4省霧霾天氣依舊未得到改善,反而有越趨嚴重現象。為此北京、天津、河北三地多名律師,對中共政府治霾不力提出起訴,並要求要國家賠償。不過中共法院至今仍沒受理此案。 中共環境監測總站在其微信公眾帳戶日前發出通知稱,霧霾將從本周一至周四重現華北地區。通知還說,1月27日的霧霾有所緩解,但從28日起(即大年初一),惡劣天氣再度加重,整個地區大氣污染程度將為中度至重度。 據美國《自由亞洲電台》報導,在最近大陸嚴重霧霾籠罩期間,北京律師程海、余文生,河北律師盧廷閣、李威達,天津律師馬衛等人,分別在去年12月19號和20號狀告京津冀三地當局不履行環境保護法定的職責,提出國家賠償請求。 目前中共司法機關尚未答覆受理案件。不過天津律師馬衛已經被當地警察和中共官員多次登門,要求他撤訴。 余文生律師日前對媒體表示,希望藉由起訴當局來提高公眾對霧霾污染嚴重性的認識,並鼓勵其他人提出投訴。 余文生說:“主要目的還是喚醒人們對霧霾的重視,告知人們政府對霧霾問題的不作為和亂作為是有責任的。” 去年12月16日到20日,氣象環保部門曾對京津冀地區發出過最高級別的紅色預警。本月17日,中共氣象局發出了一份內部通知,要求各省轄市的氣象部門即刻停止對霧霾污染的預報、預警發布工作。 (轉載 希望之聲)

年關前安徽遼寧山東“老虎”同日被起訴

aniluoly (中國觀察中國觀察) - 3 小時前
在中國新年到來的前一天,大陸三省(安徽、遼寧、山東)“老虎”楊振超、鄭玉焯、楊魯豫在同一天被中共檢察機關提起公訴。有報導認為,此時這三名中共省級官員同日被提起公訴,表明習近平當局對反腐“打虎”力度持續不減。 1月26日,中共最高檢網站發布消息稱,上海、山東、河南檢察機關對中共原安徽省副省長楊振超涉嫌受賄、貪污、濫用職權案;中共原遼寧省人大常委會副主任鄭玉焯涉嫌破壞選舉、受賄案;中共原山東省濟南市委副書記、濟南市市長楊魯豫涉嫌受賄案;這三人同日被提起公訴。 上海市檢察機關起訴指控楊振超利用職務便利,為他人謀利,非法收受他人巨額財物;並指楊振超在擔任中共淮南市委書記職務期間,非法佔有巨額公共財物;在擔任中共淮南市委書記期間,濫用職權,致使國家財產遭受重大損失,情節特別嚴重,以受賄、貪污、濫用職權罪追究其刑事責任。 楊振超在去年5月24日被調查;同年7月26日被“雙開”(開除中共黨籍和公職)。楊振超長期在安徽省任職,在2013年1月升任中共安徽省副省長。 據陸媒報導,楊振超在安徽省任淮南市委書記6年間,當地人稱他毫無作為,因他愛打麻將,以致上班時經常無精打采。 目前,安徽省被習近平當局拿下馬的高官包括:副省長陳樹隆、倪發科、楊振超、政協副主席韓先聰、合肥市長張慶軍等人。 鄭玉焯因涉嫌破壞選舉、受賄一案,中共最高檢指鄭玉焯利用其職權,破壞選舉,且情節嚴重;並索取... 更多 »

〝常州毒地〞環保組織敗訴 被判高昂受理費公眾不滿

aniluoly (中國觀察中國觀察) - 3 小時前
1月25日上午,〝常州毒地〞公益訴訟案宣判,兩個環保公益組織〝自然之友〞、〝中國綠髮會〞敗訴,被判承擔189萬元的案件受理費。消息一公布即遭到公眾不滿,有網友質疑,錢是怎麼算出來的。 據陸媒報導,江蘇省常州市中級法院認為,涉案地塊的環境污染修復工作已經由常州市新北區政府組織開展,環境污染風險得到了有效控制,兩原告的訴訟目的已在逐步實現。 因此,對兩原告提出的判令三被告消除危險或賠償環境修復費用、賠禮道歉的訴訟請求,本院不予支持。兩原告主張由三被告承擔律師費、差旅費等相關費用,本院亦不予支持。 審判結果一公布即遭到公眾不滿,新京報亦發表評論:在有污染確實存在的事實之上,還讓環保組織〝倒貼〞189萬,這是否妥帖?如果說這個費用是〝依法〞收取的,那麼具體數字又是怎麼算出來的,常州中院理當給民眾一個交代,不妨公開說明,以打消民眾的疑慮。 據陸媒報導,2016年9月,江蘇常州外國語學校搬到新址後,近500名學生先後出現皮炎、濕疹、支氣管炎、白細胞減少等異常癥狀,個別的還被查出了淋巴癌、白血病(俗稱血癌)等。據調查,與學校只隔一條馬路的一片工地曾是三家化工廠,土地污染嚴重被稱為〝毒地〞。 三家化工廠中,最大的化工廠叫常隆化工有限公司,緊接着的是長宇化工和華達化工。一名在常隆化工工作了30多年的老員工說,在他記載的生產日誌上,像克百威、滅多威、異丙威、氰基萘酚... 更多 »

陸委會吁中共尊重台對外關係 勿情緒發言

aniluoly (中國觀察中國觀察) - 3 小時前
中華民國行政院陸委會1月26日舉行黃曆新年前最後一場例行記者會,並發布賀年影片。陸委會主委張小月在影片中向兩岸朋友拜年。針對未來台灣與美國關係,陸委會副主任委員邱垂正回應提問表示,中國大陸(中共)應尊重台灣對外發展關係的權利,並務實理性看待台灣與各方正常互動,不應該有情緒性的發言。 陸委會拍賀年片向兩岸民眾拜年 張小月在陸委會例行記者會後與媒體記者一起觀賞影片。她笑稱拍影片當演員「真不簡單」,自己常忘詞,是NG第一名。影片中,張小月接連介紹陸委會3位副主委邱垂正、張天欽、林正義。 邱垂正在影片中「現學現賣」,用客家話講出「金雞報喜過好年,花開富貴慶團圓」;張天欽用台語講出「年年春年年富」;林正義則祝願兩岸新的一年和平穩定。 張小月在影片中說:「在過去這一年,兩岸關係、我們真的面臨了一個新的情勢、新的挑戰,不過,感謝各位同仁全體大家的努力,我們捍衛了海峽兩岸的和平跟穩定;新的一年,我們有期待,我們會更加地努力。」張小月最後與陸委會同仁一起賀歲,「祝福海峽兩岸所有朋友,2017金雞年喜事好運旺旺來,共創兩岸新未來」。 中華民國行政院大陸委員會1月26日舉行黃曆新年前最後一次例行記者會,主委張小月(左2)率副主委及主任秘書向兩岸民眾拜早年。(中央社) 邱垂正就未來台灣與美國關係回應說,政府致力於推動台美及兩岸關係均衡發展,穩定的台美關係對兩岸關係也有所助益... 更多 »

專家評「兩高」打壓新規:中共最符邪教定義

aniluoly (中國觀察中國觀察) - 3 小時前
近日大陸最高法和最高檢出台對所謂邪教的新司法解釋,受外界強烈質疑,中國問題專家表示,2017年海內外都在說有大事發生,中共極度恐慌,因此近期對法輪功打壓升級,這是世俗專制對信仰民眾的政治迫害。 1月25日,大陸官網針對所謂邪教的界定、量刑、宣傳品的認定程序等進行了相關「司法解釋」,並稱自2017年2月1日起施行。同天人民網刊登一則大同女子懸掛法輪功條幅而獲刑的消息。 兩高對所謂的邪教的界定:「是指冒用宗教、氣功或者其它名義建立、神化首要分子,利用製造、散布迷信邪說等手段蠱惑、矇騙他人,發展、控制成員,危害社會的非法組織。」 這個定義早在百度上被民間用來將中共對號入座,資深媒體人、自由作家朱欣欣向大紀元記者介紹,根據共產黨自己對邪教定義,「共產黨它的組織、它的意識形態、它的圖騰,都是很符合真正邪教的本質的。所以這事情依然是世俗專制政權對於其他人的信仰一種迫害。」 此前民間就有人評論說:其中除了「冒用宗教和氣功名義」以外,剩下每一句話都能與中共的本性對號入座。中共是世界上最大的邪教。中共可以把任何自己不喜歡的信仰團體都說成「邪教」,並大肆在它們之上裁贓,也成民間共識。 朱欣欣就掛法輪功條幅被判刑事件表示,「這位女士之所以採取非常方式來表達自己的心聲,說明在中國還是缺乏信仰的自由。我們想一想一個世俗的政權它來定義別人的信仰為邪教,這本身也是不合理、不合法的。它是... 更多 »

專家批中共網路防火牆 促美向WTO提起訴訟

aniluoly (中國觀察中國觀察) - 3 小時前
近期,川普(特朗普)政府在貿易問題上對華的強硬立場,引發了外界對美中兩國間爆發貿易戰的擔憂。與此同時,美國的貿易專家建議政府在世界貿易組織(WTO)對中共網路防火牆提起訴訟。 美國之音報導,美國保守派智庫美國企業研究所(AEI)國際貿易問題專家巴菲爾德(Claude Barfield)近日在一份報告中建議,總統應指派美國貿易代表(USTR)準備在世貿組織對中共的網路防火牆提起全面訴訟。 巴菲爾德說,全球流量排名前25名的網站中,有8家網站在中國被禁,包括臉書、谷歌、推特和YouTube。他指這些禁令帶有歧視性貿易保護主義政策的特徵。 他表示,美國貿易代表辦公室在2016年《國家貿易評估報告》中已認定,「中共對跨境網際網路通信的過濾給外國供應商造成了嚴重負擔」。 AEI的報告還指出,中國國內的信息技術市場規模達3,450億美元,而且還有很大的增長空間。 巴菲爾德表示,中共為其網路審查制度辯護時,往往引用世貿組織規定中有關公共秩序和道德的例外條款(escape clause)。他認為,最近的案例表明,世貿組織專家組和上訴機構已對中共援引這些例外條款的合理性提出了挑戰。 巴菲爾德在報告中說,中共最近試圖禁止進口美國的一些出版物和音像製品,世貿組織的裁決機構認為,上述例外條款只適用於個別、狹義的情況,而不能成為毫無限制的審查行為的通行證。 巴菲爾德說,世貿... 更多 »

2016年5月3日 星期二

中文独立媒体「文摘」: 袁伟时:现在的某些儒学提倡者走的是歪道

中文独立媒体「文摘」: 袁伟时:现在的某些儒学提倡者走的是歪道: 本文摘自《财经》杂志2014年第30期,原标题为《中国传统文化:辉煌·历史危机·现实危险》。   传统文化热气冲天。合理的、极端的,纷纷出场。如何看待这一文化现象?从19世纪争吵到现在,该有一个清醒的小结了。为此必须纵看历史,横观世界,俯览现实,冷静思考几个基本问题。 ...